大名山:普洱茶由地主hg0088正网经济向品牌经济转型的拐杖

2020-04-04 06:16

  茶行业要从稀缺资源经济(名山茶)、盗版经济(假冒名山茶),转向品牌经济,首先定价模式,要从资源定价转向品牌定价,其次要培植品牌集群孵化的土壤,即将传统的物质资本大基建转型升级为品牌经济大基建。品牌经济大基建为,资本投入由物质资本向人力资本倾斜,传统三产向新型三产升级,打造新型服务业、新型工业与新型农业,并将创新作为品牌经济的核心驱动力。这其中,人力资本、新型服务业与创新至关重要,构成品牌经济大基建的新动能。

 

  由资源经济一步到位品牌经济,对众多厂商而言,无疑是休克疗法。对长期依赖资源的茶企,切断资源定价模式,无疑断奶,而茶行业的品牌经济新基建培育严重不足,导致茶企很难在短时间利用基础设施,快速创建品牌。资源断奶会体克,而品牌难产,这就导致许多企业仍在老路上徘徊不前,创建品牌喊了许多年,奈何雷声大雨点小!

 

  大名山茶区开发,具有资源与技术定价二重性。大名山,以大拼配醇料与熟茶为主,是原料的深度技术化工艺化,其一方面是资源,另一方面是技术主导,故其能成为厂商由资源经济转型为品牌经济的拐杖。

稀缺名山茶货币化,推动中国茶产业物质资本大基建进程

 

  竞价稀缺名山茶资源,稀缺资源的货币化进程,解决了中国茶产业物质资本大基建的融资效率问题。

 

  物质资本大基建,是融进来的资金与劳动力、稀缺资源相结合,走的是资源与劳动密集型发展道路,属于典型的地主经济,即靠土地上产出的资源收获地租回报。竞价交易模式,不断将稀缺的土地出产物——名山茶价格拉高,从而使中国茶形成从天价的奢侈品茶,到地价的大众茶之宽广的价格带。价格带给茶农与厂商带来了巨大的定价空间,其可利用信息不对称,将产品分类定价,针对不同消费人群进行价格歧视经营,从而获取丰厚利润。这就是茶行业被外界视为暴利行业之原因!

 

  就地租歧视性定价模式而言,茶行业确实是暴利行业。但其回报,要看市场景气程度与经营能力,平均下来,众多从业者只是过个小日子而已。最关键的是,信息不对称在带来价格歧视红利的同时,也造成了行业交易成本过高,缺乏规模经济与生产效率。这是硬币的一体两面,也可以解释暴利的定价模式下,为什么大部分人只能赚小钱,甚至赚不了钱的原因。交易成本高,缺乏规模经济与生产效率,导致茶行业品牌经济难产,地主经济盛行。

 

  地主注重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,靠稀缺资源货币化融过来的资,大都投入到优质茶园、标准初制所、精制厂、仓储与体验化庄园等实物上去了,城市里的商业设施也偏向于茶城、茶楼、茶店等硬件。也就是说,地主经济投资,偏向于将资金物质化,其投资的全产业链,完成了中国茶产业物质资本大基建进程。由于软件缺失,加上硬件过于传统,物质资本带来的全产业链基建,支撑不了品牌经济的发展。

 

  中国茶的品牌经济,需要对传统物质资本大基建进行产业升级,用“三新工程”——新型服务业、新型工业、新型农业,对传统产业链进行赋能,将其升级为能孵化品牌集群的新基建。

稀缺资源货币化的扩大化——盗版经济

 

  没有体量的名山茶,其货币化进程,怎样惠及整个中国茶叶经济,乃至完成中国茶产业的物质资本大基建?靠的是做假名山茶,通过盗版经济的形式,让广大从业者都享受到了名山茶的溢出红利。

 

  本来产出没体量,高定价消费市场狭窄的名山茶,通过盗版,做成了规模化的名山茶生意。名山茶正品,产生不了规模化的品牌经济,从而落入地主经济发展陷阱。但盗版产业链,可以解决缺乏规模经济问题,让稀缺资源货币化,向假名山茶资源货币化迈进,从而让少数人受益的融资效率,变成全行业的普惠式基础融资福利。

 

  中国的品牌经济,靠的是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。中国制造,解决了物质资本大基建。中国创造,解决品牌经济大基建。中国代工经济向品牌经济的转型,不是一蹴而就的,而是经过盗版经济这一阶段,也就是代工经济→盗版经济→品牌经济。

 

  茶行业,盗的不是品牌的版,而是名山茶的版。也就是,盗的是资源的版,而不是品牌的版。西方有成熟的品牌经济,可供中国盗版。盗版可加速中国产业品牌化进程。中国茶行业缺品牌经济孵化的土壤,却有着丰厚的资源经济土壤,故其盗的不是品牌,而是资源。茶界盗版经济,只是有利于物质资本积累,但并不是品牌经济的催化剂与过渡形式。相反,其扭曲要素价格,劣币驱逐良币,恶化营商环境。